拒絕5G競爭粉碎了美國的“三個神話”

?  5月15日,美國政府發布總統行政命令,要求美國進入緊急狀態,美國企業不得使用對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企業所生產的電信設備;行政令發布后,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立即宣布將華為納入“實體名單”中。美國政府的用意很明顯,在中美貿易談判陷入僵局之時,再次制造“中興事件”,妄圖以此為籌碼迫使中國就范;同時,預謀徹底打垮華為,進而全面遏制中國高科技發展和產業升級勢頭,為本國企業在全球搶奪5G技術等新興科技領域的市場、維持在國際產業分工中的壟斷地位贏得時間。

  從美國《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中插入的“技術禁令”,到美國國務卿滿世界炒作所謂的“華為技術安全問題”、威脅他國不要使用華為技術,再到《關于保障信息通信技術與服務供應鏈安全》的行政令,美國如此動用國家力量,不惜采用各種非常規手段打壓一家中國企業,可謂前所未有、世所罕見。

  拒絕5G競爭,圖謀通過非市場方式占領5G市場,已經成為當前美國推行霸權主義的一個鮮活的縮影。美國政府一方面高呼“世界進入了大國競爭時代”,在新版《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把中國定義為戰略競爭對手,叫囂要通過與中國的經濟競爭捍衛美國的霸主地位;另一方面,美國政府又拒絕通過公平競爭的方式贏得大國競爭,反而依靠極限施壓、單邊制裁、強征關稅、退出國際組織、非法拘捕等手段,不斷拉低國際關系的道義下限。

  從另一視角看,以美國拒絕5G競爭為標志,美國選擇不公平競爭手段也是美國軟硬實力衰弱的一個重要表現。美國政府的這一做法雖逞一時之快,看似咄咄逼人,卻欲蓋彌彰,暴露出美國色厲內荏、極度缺乏自信的一面,粉碎了長期以來關于美國的“三個神話”。

  一是美國科技創新優勢的神話。自第二次工業革命以來,美國一直保持著全球科技引領者的角色,影響人類生產生活的很多重要發明都是來自于美國。久而久之,美國的科技創新優勢已被人們“神話”了,大多數人都形成了這樣一個思維定式,即美國在科技領域遙遙領先,其他國家難以望其項背;美國的科技霸權地位不可能被挑戰,美國將牢牢占據產業鏈頂端,獲取豐厚的技術壟斷暴利,而其他國家只能仰美國鼻息,在美國科技指揮棒下扮演“打工仔”的角色。正是在這種“神話”下,美國長期低估了中國科技發展的實力與潛力。事實上,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中國已經成長為世界頭號制造業大國,成為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中國的高鐵技術、納米技術、生物科技、互聯網金融科技、5G技術等已經處于世界領先地位,中國正成為新一代科技規則的塑造者。而美國在關乎未來的新興科技領域,雖總體仍有優勢,但在一些關鍵的產業已經落后了。以華為為例,2017年華為研發資金投入就超過了包括英特爾、高通在內的美國整個半導體行業研發資金的總和。美國政府拒絕5G競爭,其恐懼的根源在于:美國在該領域已經沒有了能夠與華為研發能力相抗衡的科技企業。

  二是美國市場經濟制度的神話。美國在立國之初便選擇了市場經濟制度。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標榜自己實行的是最純粹的市場經濟:它一直奉行“大市場、小政府”原則,主要依靠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來發揮主導作用,鼓勵充分的市場競爭,由市場來決定資源的優化配置,而政府只發揮“看門人”的作用,在對外經濟關系中主張投資和貿易自由化,反對貿易?;ぶ饕?,其遵循的基本價值是平等自愿、誠實信用、買賣自由。久而久之,美國的市場經濟制度也被不少人“神話”了,即只有不斷趨近于美國經濟模式,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市場經濟。然而,2008年金融?;丫浞直┞凍雒攔諧【玫謀錐?,而本屆美國政府上臺以來更是大開市場經濟的倒車,頻繁使用行政手段干預經濟,利用國家公器為私人資本開路,在對外貿易中大搞美國優先、強買強賣、投資限制、?;ぶ饕?,無所不用其極。面對華為,美國政府更是徹底地顛覆了自由競爭的原則,撕掉了所謂西方經濟制度典范的假面,美國自由主義的市場經濟制度的“蘋果”已經從內部先爛掉了。

  三是美國自由國際秩序的神話。二戰結束之后,美國精心構建了由自身主導、以自由主義為特征的國際秩序,該秩序所標榜的核心理念是以制度、規則和規范為基礎,推動商品、人員、投資與觀念的自由流動,推動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久而久之,在很多人看來,自由國際秩序似乎是進步的,美國所發揮的體系主導作用似乎是積極的,其他國家能夠在這一體系之下實現自身的安全與發展。然而,本屆美國政府用赤裸裸的霸權行徑戳破了這些人的美好幻想,它顛覆了美國一手建立的并被西方世界普遍接受的規則體系,不再接受原有規則體系下的競爭,而是以自身利益最大化為準則肆意重塑競爭規則,將盟國視為本國企業拓展利益和市場的“自留地”、聯合制裁打壓他國的工具和“馬仔”,極大激化了西方國家之間的矛盾。它壓迫后發國家繼續處于產業鏈底層,繼續被榨取剩余價值,“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弱肉強食,贏者通吃,極大激化了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之間的矛盾。美國的一系列拒絕競爭的做法事實上已經否定了其他國家體系內崛起的可能性,也就從根本上否定了自由國際秩序的合法性。

   (作者:董春嶺,系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所助理研究員)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董春嶺

編輯:陽光
?